螢窗異草——尸變

北京往南到薊縣、河北涿州一帶,舊稱「涿郡」。清朝初年,當地出了一位陰陽師,法術通神。當時喪俗,凡逢白事,要請人打醮做法事,祈求死者入土為安。這位陰陽師名頭很大,要價極高,非素封之家絕難請得起。但倘若哪家富室辦喪事,沒有延請此人,家中必生禍端。坊間都說,財主們為富不仁,家里怨氣聚集,容易感染尸體,激起未知的變故,非大法力者不能攘除壓制。于是,做法事請這位陰陽師,漸漸成了當地富貴人家的規矩。某鎮上有家富戶,家中長者年老病卒。親戚齊來吊喪,奉勸死者兩個兒子,務必要請了那位陰陽師來才能入殮,不僅僅出于對死者尊重,更要緊避免不測之禍。兩個孝子也素聞那陰陽師名頭,以及坊間種種神奇傳說,深以為然,帶足了銀錢前往聘請。哪知到了地頭,說明來意,竟受了好一頓奚落,碰了個大釘子。兩人琢磨著陰陽師言外之意,仿佛是嫌出價低了。于是急急折返回家,多取金銀,再度登門。原來那陰陽師知道死者實為當地巨富,家財萬貫,心想不如趁這次狠賺一筆,起棟新宅子。見二人復至,所赍錢財仍是有限,冷笑道:“二位這是把我當成招搖撞騙的市井方士了么?”頓了頓,見兩人兀自不解,嘆道:“老實說吧,要我出山,需這個數。”伸出一根手指比了比,道:“一百兩黃金。”兩個孝子忍著喪考之痛,急于使先父遺體盡早入殮下葬,因此一再低聲下氣,想不到被這廝大敲起竹杠來,當下急怒交迸,扭頭就走。只聽那陰陽師仍在身后不住冷笑,有一句每一句的說什么“好自為之”、“咎由自取”。二人悻悻回家,向親戚們訴說陰陽師奸詐無禮。家里一片愁云慘霧,眾人均想,看來禍事不日將臨。沒奈何,只能另外找人來做法事。可是,首席陰陽師不肯做,同行們誰敢得罪他接這生意?又托了關系上門去求,陰陽師笑道:“兩個小子仗著家里有錢,不把我放在眼里,怎么現在又求我來了?以他家老人歸天的時辰計算,今夜子亥之交,必有尸變。有能耐自己想法子去!若要我出手嘛……既然一百兩黃金他們不肯出,那我看就三百兩好了,哈哈。”兩個孝子聽說后,憂愁更甚。眼看老父遺體久停在外,雖有櫬而不得入,真是心如刀割。不禁后悔,當初若不負一時之氣,忍氣吞聲付了酬金,哪能鬧到如這般地步。大家商議著,實在沒辦法,只好湊足這三百兩黃金了。這時,忽有一新到的賓朋憤然道:“怎能讓這般貪婪無恥之輩得逞!我識得一道士,堪輿之術精奇,只是一向被那陰陽師壓制,技不得售,名聲不顯爾。此人就住在左近,待我前去請來,不見得輸給那陰陽師。”眾人忙催去請,少頃而至。只見他衣衫襤褸骯臟,一副落魄樣子,眾人暗暗搖頭,這哪里像個有道高人,恐怕連江湖騙子也不如。道士徑直去查看死者,輪指良久,道:“老太公見背之時,乃是吉日良辰,百無禁忌。”眾人轉述陰陽師之語,道士笑道:“什么尸變,胡說八道。不過我既然插手此事,那廝必與我為難,他作孽日久,卻不知我近來得遇異人,傳授一術,今夜剛好拿來制他!”兩個孝子大喜,許以豐厚酬資。道士說道:“此乃小事,我也不貪黃白之物,總是力保亡者安寧,諸君平安便了。”乃使人準備三只黑碗,一支毛筆,以及朱砂。蘸朱砂在黑碗內圖畫符箓,赤裸了上身,將余下朱砂盡藏于腰帶,向眾人道:“今夜請閉戶安寢,倘有異動,不必驚慌,一切有我。但……但若聽見我發出慘叫,嘿嘿,那就是貧道技不如人,將死于此地了。”眾人聞言駭然,方知這道士也沒有必勝把握,紛紛回房緊閉戶牖。道士縱身躍上屋梁,閉目待時。

天漸漸黑了,四下闃寂。只聽遠遠傳來梆子聲,二更已過,沒有一絲異樣。那道士心疑,難道自己估量錯了,他竟然不來?如此更好,省得老子多費手腳。俄而三更的梆子聲也敲過了,道士困極欲睡。忽然間,燈影幢幢,風生淅淅,道士一個寒顫,低呼道:“來了!”屏息凝神,一動也不敢稍動。未幾,房梁下死尸身上的紙衣紙衾突然嘩嘩作響,旋而,尸體也開始蠕動,猛然坐起。道士默不作聲,一只黑碗甩手投下,正中尸體,轟然大響,尸骸應聲仆倒。正松了口氣,尸體再度暴起,下了床榻四處張望。道士更不思索,又擲出黑碗,僵尸倒地。道士不敢怠慢,死死盯著,果然,一聲慘厲長嘯,僵尸崛然而起,似已知梁上有人,怒目相向,便要躍上攫拿。道士疾喝:“中!”最后一只黑碗打將出去,僵尸給打得仰天摔出,半晌無聲。道士冷汗遍體,心忖,總算把你制服了。正待跳下房梁,“呼”的一聲,那僵尸已竄到梁下,嗚嗚有聲,凄慘至極。道士大駭,碗已擲盡,猶不能奏功,吾命休矣!僵尸一躍而起,疾如飛隼,一把扯斷了道士腰帶,若非他躲了一下,恐怕就要肚破腸流。急切間往腰腹上一摸,卻摸到畫符剩下的朱砂。眼見僵尸二次沖天而起,乃急塞入口中,咬破舌尖,一口血砂全噴在僵尸臉上。僵尸掩面墜地,慘嚎聲中,似有人叫道:“我和你無冤無仇,何故殺我!”言迄無聲。道士只覺得全身麻木,如同生了場大病。雄雞啼唱,旭日初升。富室眾親戚賓朋哆哆嗦嗦打開門縫,只見靈堂一片狼藉,尸體蜷縮在地上,黑碗碎片,散布如星。那道士下了房梁,容色虛弱,道:“陰陽師已死,你們可往查知。”當下就有人趕赴陰陽師府邸,到了墻外,聽見院內嚎啕大哭之聲,那必是有人離世。原來,陰陽師在家坐等收那三百兩黃金,見人逾期不至,大怒道:“無知小兒!敢藐視我!好教你們知道我的手段!”三更以后,睡在旁邊的妻子突然被驚醒,只見陰陽師目眥盡裂,大叫道:“我和你無冤無仇,何故殺我!”氣絕而死。陰陽師死后一年,妻淫子賭,家產蕩盡。一生辛苦經營,竟都落入他人錢囊。而那道士經此一役,名聲鵲起,坐上當地首席陰陽師位置,到乾隆年間,已富比素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w9FuIfra9m6RBrhUCyFvfyr0QdNqvmp1GpO2bRrkicWf0katfDA7ZexyB6icLm5fv4teEqPfoZAcIyatEJDCtiaN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陕西快乐十分胆拖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