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算哪塊小餅干。

?他敲了桌子兩下。 我在寫作業,抬起頭,他順手掰掉我嘴里剩下的半條威化餅,放進自己嘴里,壞笑了一下,說,“好吃嗎?” 那次以后,我吃過的所有威化餅,都沒有這種讓人心跳加速的口感。 這個挑釁的舉動對于他來說很正常,畢竟他嘗遍了全班同學的零食。 有次和他一起去辦公室問問題,老師說,“柚子很甜,給你們兩塊。” 我連忙說不要。他順手就拿了,并把另一塊塞到了我手上。 他說,“老師,你這樣我會經常來找你的。”老師笑了起來。

?

有段時間很討厭他。 那時大家都騎車上學,可是偏偏,我家和全部同學的家是相反方向的。每當放學,同學們都成群結隊回家,只有我一個人孤零零。 有天,他在人群里笑著對我說,“每天你都獨來獨往,是不是沒人和你玩啊。” 那天回家的路上,我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可能是年少時的自卑,沒法同學一起上學放學,班里和我玩得好的,就只有同桌,后桌。 那時我還不會懟人,每次見到他,能躲就躲,只有走在他后面時,會狠狠翻一個白眼。 偏偏那么巧,在一次換位,他換到了我斜前面,隔了一條小過道。 作孽,為什么這個人要在我眼前,我的白眼翻得快要掉下來了。他似乎感覺到有人在后面看他,有時他回過頭來,我立刻低頭假裝寫作業。?

又過了一段時間,他察覺到有點不對勁。 上晚修的時候,往我的筆袋塞了張字條。 我一打開,震驚了。媽啊!為什么會有人的字那么丑?!字條上寫,“你很討厭我?” 他回過頭來,我當著他的面就把字條撕了。 一下晚修,他說,你別走,你真的討厭我嗎?為什么討厭我啊? 那時的他,頭還很鐵。我沒理他,他一路跟著我。結果我越騎越快,掉鏈子了,只能推車。他說要幫我弄,我瞪了他一眼,他就不說話了。 “你為什么要說沒人和我玩?”我著急得快要哭出來。 “我當時是想,如果沒人和你玩,我可以和你玩啊。”他說。 “我才不要和你玩!”我大聲對他吼了一句。 那天晚上,他安安靜靜地跟在我后面,看到我進了小區,他才走。

?

第二天早上,我桌上多了一份早餐。字條上工工整整地寫了三個字,對不起。 他不敢和我說話,我卻悄悄觀察起了他。 為什么每天晚修,他都可以那么認真地做完一本又一本課外習題呢? 為什么每次周測,他都能拿滿分,甚至能找到出題老師的錯漏呢? 為什么每天下課,他總是有那么多問題可以問老師呢? 為什么他寫作業的時候,喜歡咬筆頭呢? 為什么他的牙齒那么整齊呢? 笑起來真好看啊。 我看了看自己,不高,還胖,短發,還卷卷的。特別普通,普通到我媽說,10個女孩,有一半都比我好看。

?

各種復雜的情緒交織在一起,我不知不覺模仿著他。 他課間提問題,我也去提問題。 上晚修,他刷題。我也買了幾套一模一樣的卷子。 我們坐的很近,你來我往,大家就說上話來。他教我判定磁場方向,教我畫各種電路圖,我第一次發現自己學物理如此有天賦。 原來他還會彈吉他,原來他還喜歡周杰倫,喜歡陶喆,喜歡聽很多英文歌。 我說,我想聽你彈吉他。他有個mp3,周末,他把吉他曲錄下來,放進mp3里給我聽。 于是,那段時間的課間,或者是晚修,我會隱秘地把耳機線藏起來,悄悄地聽。

?

我們之間的交流越來越多,有了開頭那一段。 當時我心里暗暗下了一個目標,學年期末考試,一定要進全級前十,和他站在同一個領獎臺上。 那是我讀書最認真的日子,買了更多的習題冊,一下晚修就往家趕,為了回家連續再多學兩小時。 晚修做題累了,抬頭看看他,然后又開始刷題。 感謝當年還沒有手機,那年期末,我這個平庸的學渣,終于順利地和他站到一個領獎臺上。 那天臺下烏泱泱站著幾千人,我一點都不膽怯,因為他站在我旁邊。金色的陽光打在他的側臉上,他的眼睛似乎有光。 校長在臺上用廣播念著名字,我都覺得像消音了一樣。 當時我在想,明年畢業考,我一定要和他上市里最好的中學。?

可是開學回來不久,他桌上多了封信。信上還貼了個愛心。 我假裝什么也沒發生地刷習題,看到他把愛心撕下,把信拆開,笑了笑。他把愛心又貼上那一刻,是我的心碎。 可是想了想,從頭到尾,我們也只是普通的同學。 他成績優秀,愛好廣泛,陽光燦爛,有女孩子喜歡,不是很正常嗎?他那么好,我還遠遠配不上他。 那一次之后,我又不和他說話了。他問為什么,我沒有回答。 原本以為他會像之前那樣跟著我回家,可是他并沒有。 沒過多久,老師換了座位,我再也沒法抬頭就看到他。 我心里和自己說,算了算了。還是好好學習吧。可是上課卻老是走神。?中考填志愿,他在qq問了我一下,我沒回答。其實當時的成績起起伏伏,為了保險,我填了另外一所重點高中。 出了成績,我竟然和他考了一樣的分數。他說,今年秋天又能和你當同學了。 我說,不了,我去一中。 他說,不是吧,你會不會填志愿啊。 我說,我怎么填要你管嗎? 在此之后,我和他再也沒有聯系過,連微信也沒有加。只是高考隱約聽舊同學說他去了省內最好的大學。 當我以為我和他就像兩條平行線一樣毫無交集時,今年秋天,在一次論壇峰會上,我又見到了他。 他作為嘉賓在臺上發言,經過反復確認是他后,我又驚又喜。他注意到了我,眼神對視那一刻,我心里居然蹦出一句“切,你算哪塊小餅干。”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kRNbvFeZBaLlklYr3XYgs3rufGAXlaU74Vbtrcl95V8TsWjoMjnu1UsRFLTUJggxpmpzLyazJlN1GogTAjlEib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陕西快乐十分胆拖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