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文明實踐 | 落日余暉別樣紅,退休后的他依舊“熱心腸”傾情為民解糾紛

夕陽向晚,卻能染紅一片天空。

老有所忙,就是有這樣一個不甘清閑的群體,他們發揮余熱,調和糾紛不平事,解開群眾心中千千結。

在桐嶼街道人民調解委員會任專職調解員的周連根,就是這樣一位閑不下來的老人。

當了十幾年兵,又在基層派出所工作至退休的周連根出生于1950年,從去年7月開始駐守在桐嶼派出所調解室,至今已調解案件106起。

面對夫妻爭吵、打架這類“清官都難斷的家務事”,周連根不講生硬的道理,也不打什么感情牌,而是循循善誘,用二十多年的基層民警經驗現身說法,用一個個生動的案例去影響當事人。一對因打鬧先后5次報警的夫妻,在他的耐心調解下,改變相處模式日子過得愈發安穩,也再沒因此打過110。

翻開《人民調解登記表》,周連根在上面仔細地記錄了當事人的信息和調解結果,幾十頁,密密麻麻。從“糾紛類別”來看,都是“借款糾紛”“車損賠償”“鄰舍糾紛”這樣的瑣事,但他從不嫌煩,“我啊,就是閑不住”。

“熱心腸”的周連根,身上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雖然進行調解時他大多都是和藹可親的態度,但要是有人在他面前耍起橫來,“我的喉嚨也不小”。他大喝一聲,底氣十足。

一天下午4點,調解室來了兩個年輕人。因為一輛皮卡車的維修費沒有談妥,兩人一直爭執不下,各執一詞,周連根聽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兩手往后一背,“走,先去看看車的情況”。一次新的調解工作,開始了。

周連根覺得“忙并快樂著”,但他的這份忙碌并沒有得到老伴的支持,“她希望我回家去幫她一起帶孫子……我沒去,我更喜做調解工作”。

于是,每天上午8點半,周連根開著車來上班,順路把老伴送到兒子家照顧孫子;下午5點半,下班路上,他再把老伴接著,一起回家。

“熱心腸又閑不住”的老人在退休后發揮余熱,用自己豐富的人生經驗、溫和又威嚴的姿態,將這個社會的“百煉鋼”都化成了“繞指柔”,最美不過“夕陽紅”。

綜合《臺州日報》

核稿:陳鴻赟

微說桐嶼

領略桐嶼歷史

讀懂今日桐嶼

長按二維碼關注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AhiaRq9MMlfRlmmgYDx8rMkUw6dic8KK9SeesjEvOKlEichE4I7zoe3aGoH5TLPoahnW0fkwEvDnqpqmynicHbr95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陕西快乐十分胆拖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