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大圣(192) 賭

夜雨聞鈴】著作

一聲考核開始,眾人各自動手,生怕浪費丁點時間。

就連之前囂張至極的江梓容都是小臉凝重開始煉制陣圖,紀辰卻沒有急著動手,而是看向兩側。

兩個時辰對紀辰而言太多了,聶亦戈又沒有說能夠提前交圖,紀辰若是早早煉完只怕更無聊,不如先休息休息,調整調整心態。

調整時紀辰不免看向兩側,他先是看了看吳芊芊,然后又看看江梓容,頓時臉色一沉:“為何這二人的陣圖比我簡單許多?”

紀辰清清楚楚的看到江梓容的考核陣圖是一幅回血陣,這玩意紀辰在豐城便能夠大肆煉制,他最是知道回血陣的簡單,這根本就是入門級別的陣圖,與自己手中的舒血陣根本不在一個層次。

再看吳芊芊,同樣是一幅入門級別的陣圖,那難度起碼比自己的減少一倍。

看到此處只怕傻子都知道是易大師和聶亦戈這兩個字老家伙徇私枉法了,紀辰忍不住低罵一聲:“這兩個字老家伙也太過分了。”

不知是不是紀辰聲音太大,那易大師悶哼了一聲:“考核場保持安靜,不準說話!”

這時候聶亦戈也是看向底下四十多個考核陣師的人,一排一排的都在埋頭苦干,他很是滿意的點點頭,正準備收回目光,卻忽然瞥見四周張望的紀辰,于是對著旁邊易大師道:“那小子干嘛呢?”

易大師也注意到了無所事事的紀辰,頓時笑道:“這不是你看好的臭小子么?你瞧他那副無所事事的樣子,只怕會讓你失望了。”

聶亦戈臉色不太好看:“這小子會不會是混進來的?”

自從陣師工營開放以來,時常會有人混入其中,企圖與其他人拉近關系,那些人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煉制陣圖的時候無所事事,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會煉制陣圖。

現在紀辰的模樣簡直與那些人一模一樣。

聶亦戈此刻很是生氣,自己看好的人竟然是個混進來的混子,他隨即指著紀辰吼道:“你!不準東張西望,不準交頭接耳,否則直接取消考核資格!”

紀辰一愣,隨即收回目光,嘟囔道:“我只是覺得時間太多了,太早煉制完會很無聊。”

“什么?”這次出聲的輪到易大師了。

紀辰毫無懼色:“我說!兩個時辰的時間太多了。”

一旁的江梓容和吳芊芊都是錯愕的看著紀辰,特別是江梓容,她冷笑道:“跳梁小丑!嘩眾取寵。”

吳芊芊雖未說話,可那臉上的表情卻無疑是認同了江梓容的言論。

其他人也是看傻子一般看向紀辰,對他們來說巴不得考核時間延長到一天一夜,好讓他們有更多的時間去檢查自己的步驟,提高成功率,怎么會有人嫌棄時間太多?簡直是笑話。

那易大師也是怒極反笑:“好好好!好個裝模作樣的臭小子,我給你一個時辰,若是煉不出來我便一腳將你踢出陣師工營。”

紀辰反問:“那我要是煉出來了又當如何?”

易大師道:“你想如何?”

紀辰轉頭看向江梓容,指著江梓容的鼻子說道:“我要她以后見到我就叫大哥。”

“你說什么?”江梓容一怒,直接放下陣筆看向紀辰。

易大師卻伸手攔住了江梓容,然后說道:“容兒放心,一個時辰我便一腳將這狂妄小子踢出陣師工營,他絕沒有機會讓你叫大哥。”

江梓容也冷靜下來,紀辰那張臉看上去就寫著“不靠譜”三個字,她也不相信紀辰能夠在一個時辰內煉制出陣圖,隨即沉聲道:“好!我江梓容與你賭!”

紀辰看向其他人:“大家都聽到了,這話可是江梓容親口說的,若我成功煉出陣圖,她便要叫我一輩子大哥。”

說罷紀辰便盤腿一坐,正要準備著手煉制,眾人又是想觀看又怕自己超時,一時陷入兩難境地。

正在眾人糾結之時,紀辰儲物袋一閃,一根樸實無比的陣筆出現在紀辰的手中,江梓容見狀再次冷笑:“如此低級的陣筆,我看你能搞出什么花樣。”

紀辰一把拿起陣紙,然后看向易大師與江梓容:“兩位,忘了告訴你們,無需一個時辰,半個時辰便夠了。”

說完紀辰便不管二人臉色如何驚怒,那陣紙瞬間飄蕩在面前,同時紀辰陣筆下的材料緩緩懸浮起來,接下來紀辰便將元力輸入陣筆,準備煉化材料。

在紀辰將元力輸入陣筆后,一陣冰涼之意瞬間籠罩整個考核場,同時紀辰的陣筆開始迅速變化,眨眼間便成了一支冰晶陣筆。

“什么??冰晶陣筆?這小子是四階陣師?”易大師罕見的失態道。

聶亦戈也是臉色大驚,仿佛見了鬼一般,好片刻才冷靜下來,說道:“不!他若是四階陣師根本就不需要來考核陣師身份,想必是用了什么天材地寶加入陣筆,方才將普通陣筆變成了冰晶陣筆。”

后方有不少觀看人紛紛搖頭贊嘆:“令陣筆擁有屬性可是四階陣師的專屬特征,這紀辰隱藏的夠深啊。”

“即使他不是四階陣師,可光憑這一手冰晶陣筆便足以讓我等信服了,江梓容這女人太過囂張跋扈,這一聲大哥看樣子是叫定了。”

前方,在紀辰的操作下,那幾株材料瞬間被冰晶陣筆的寒氣包圍,冰晶陣筆將紀辰的元力轉化成低級金源,不,現在應該是中級金源了。

煉化十分順利。

很快幾種藥汁便被紀辰沾在筆頭上,然后準備下筆。

這時候易大師的眼皮已經開始跳了起來,他許久沒有這種感覺了:“擁有冰晶陣筆又如何?煉制陣圖最重要的下筆力度,橫拉準確度以及各方面的素質,這小子絕對不會成……”

“煉制好了。”

易大師的話音未落,紀辰的聲音便已經響了起來。

易大師心頭一顫:“什……什么?”

“這么快?”聶亦戈也是一驚,紀辰幾乎是眨眼間便完成了。

不相信的易大師突然上前一步,然后奪過陣圖開始檢查起來,越檢查他便越是吃驚:“力度和準確度都很是完美,沒有無數次的練習絕對畫不出這種陣圖,這小子定然不是運氣使然。”

下方的紀辰臉上帶著笑容,輕聲道:“時候差不多到了。”

就在紀辰剛說完,那陣圖忽然又是一陣抖動,然后爆發了刺眼的白光。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cN39gtmTyFb2j5RLphJ997ryPG1BVj4svULyxHbibbnXYNHH8XhFXJ5XD1zCIUPhyQYIOYBWH6QRuOwLibEODGqg/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陕西快乐十分胆拖中奖规则